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年轻的继母2(一个年轻风情继母的生存法则)
年轻的继母2(一个年轻风情继母的生存法则)

《陆犯焉识》是作家严歌苓的代表作之一,讲述了上海大户人家的少爷陆焉识,年轻时才华横溢,风流倜傥,后遭到文革的迫害服刑二十年,饱经岁月洗礼的一生。

张艺谋的电影《归来》讲述的就是他的老年的故事。

作为一个旧社会才貌双全的大少爷,陆焉识身边的女人也出类拔萃,第一个让他身不由己的女人,就是他的年轻继母。

这个只比继子大十岁,无子嗣、无依靠的上海普通女子,是怎样在后来的几十年成为陆家当家做主的女主人的呢?

1,擅长示弱。

陆焉识的继母叫做冯仪芳,二十四岁嫁给陆老爷做填房,谁知新婚八个月老爷就一命呜呼,陆家婆婆听信别人迷信,认为她克夫,要把她退回娘家。嘴上却说得冠冕堂皇,

仪芳别让我们拖累了你,回去还是寻得着好人家的。仪芳啊,家里没有进项了,佣人也要辞了,不敢留下你给孩子们当娘姨。

她进门不到一年,没有孩子,除开克夫这个理由,婆家也不会供养一个闲人,她没有理由拒绝。

但是,寡妇加上克夫的名声,出去很难找到好人家,再说她原本嫁进来给老头做填房,就是图个清闲享福,比如那夏天冰镇的杨梅和荔枝,还有每天吃不够的鱼冻,现在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她只能使出唯一的办法,装可怜,亮出了无人能及的哭功,她的哭是无声的抽泣,只有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直往下掉,让站在旁边的陆焉识兄弟俩也忍不住跟着流泪,他们从来没看见一个女人哭得这样梨花带雨 。

她哭得差不多的时候,就起身去丈夫的灵堂,擦拭着遗像上的灰尘,作势离开陆家。还没从她的悲伤氛围里走出来的继子,十四岁的陆焉识不禁动了恻隐之心,主动留下了她。

父亲去世后,长子陆焉识就是家里的男主人了,虽然他曾经对年轻的继母并不认账,但她的悲恸成功激起了他的怜悯和保护欲。

十四岁的焉识说,他绝不会让人把恩娘退回娘家;他已经大了,不久就是陆家当家的男人,该他来赚钞票养活恩娘了。他又说,恩奶那里由他去说;他会说服恩奶的。

冯仪芳说来就来的哭功,不仅让陆焉识怜惜,也让婆婆无可奈何,连下人都束手无策,明明是她欺负了别人,自己却比任何人哭得还伤心。

这个刮刮锅底都能撑死三代人的大家庭,原本已经没有她的份,但她硬是靠着这楚楚可怜的泪水,挣得一席之地。

女人的哭泣有时比武器更容易让人缴械投降,所以,恰当示弱也是一种本事。

2,善于表现。

冯仪芳很清楚,没有大少爷她不可能留在陆家,想一直留在陆家当家做主,就必须抱紧陆焉识的大腿,所以她对陆焉识简直不要太好。

她每天安排伺候他吃喝,平时动不动就给陆焉识买料子好的衣裤,或者悄悄塞钱给他,惯着他大手大脚花钱,陆焉识留学的五年她每个季度准时给他汇款。

光对继子好还不够,陆家还有一大帮亲戚盯着呢,所以她去一家女子学堂代课,教手工和算学,挣着微薄的薪水不重要,主要是给陆家亲戚看看,她可没有啃陆家老本,而是一个会赚钱的人。

她还在家里画扇面,抽纱来赚钱,赚的多少是一回事,这份能干一定要让焉识知道是为了他,为了这个家,她要把自己的命运和焉识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

她说焉识从小就跟恩娘我许下愿的,长大赚了钞票要待恩娘好;焉识那辰光就知道他不待恩娘好,世界上就没人待恩娘好了。为焉识这句话恩娘我哭了多少夜啊?苦了多少年啊?恩娘我知道会苦出头来的。恩娘我拿回扇面来画,拿回抽纱来抽,眼睛都做瞎了,不然哪里还用得起冰箱啊?

这是冯仪芳的第二大本事,非常会表现,把自己的付出沾上蜜糖,裹着她的无助,然后无限放大在焉识面前,虽然焉识心里有数,但对她的百般讨好也十分同情和受用。

她不经过你的同意就让你赊账花费她的温爱,悄悄把她对你的一份份好都加在你账上,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让你欠了她天大的情份。一百分的关怀,在她这里非得给出一百二十分,那份外的二十分她让你永远还不清。

冯仪芳看似柔弱的外表下,不仅会做暖人心的事,还会说好听的话语,不知不觉地让人感觉欠下她无数的人情债,永远都还不清。

3,精明世故。

陆焉识是读书人,对钱财视为身外之物,这对于冯仪芳来说,没有了争财产的担忧,加上陆焉识善良心软,吃她这一套,所以她也是想真心对他好。

世界上人人知道钱好,只有焉识不知道,这点让恩娘分外疼爱。

但是,未来的女主人会不会对她不利呢?

为此她煞费苦心把自己的亲侄女冯婉喻领进了家门,婉喻是个内秀的女孩,在她面前跟小兔子似的乖巧。

陆焉识明白了继母的用心之后,抵触的心理油然而生,但是他又不能直接拒绝,只好选择逃避,连着债台高筑的情义一起躲避,他提出要去美国留学。

他想,女人因为可怜,什么恶毒事都做得出,包括掐灭一个男人一生仅有的一次爱情机会。

冯仪芳听闻陆焉识要离家之后,又使出了她的杀手锏,她默默流泪甚至绝食,陆焉识心一软,又开始妥协。

但是冯仪芳知道留学是关系到陆焉识的前途,也关系到陆家的财富,她如果阻止了,以后可能招来陆家人的怨恨,所以她提了一个条件做交换,让陆焉识在出国之前娶冯婉喻进门。

十八岁的陆焉识逃不出继母的温柔陷阱,一来他作为陆家长子有成家立业的责任,二来他离家也需要继母支撑陆家的运转,他答应了继母包办的这场婚姻,但他结婚时都没正眼看过自己的新娘,从此在外寻欢作乐,冷淡了冯婉喻许多年。

冯仪芳的精明是她的第三大本事,在战乱期间,陆焉识远在重庆自顾不暇,她为了维持一家五口吃穿,把陆家的房子租给了别人,然后用租金租了两间小房,多出的租金就供一家大小开销。

在上海物价飞涨的时候,她在黑市上用穿的用的全部换成吃的,因为食品涨的比其他的快,过几天再用部分吃的再换回之前拿出去的衣服用品,倒买倒卖赚了吃喝。

因为她的精明和持家有方,也教会婉喻很多过日子的技巧,让婉喻后来能够在艰苦的岁月里,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长大成人。

4,爱争宠。

冯仪芳将亲侄女嫁给了自己的继子,本来对她来说是一桩完美的事情,小两口都听从她的安排,把她当做亲人和长辈看待,然而他们三人相处起来却是极其不愉快的。

原因是冯仪芳对陆焉识的感情很复杂,她年纪轻轻守寡,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是陆焉识站出来保护了她,他是最疼惜她的人,况且,比她小十岁的陆焉识才识过人,英俊潇洒,哪个女人都会喜欢。

焉识知道,在恩娘那里他是一系列似是而非的角色,一旦他要卸掉其他角色,只单一地做婉喻的丈夫,恩娘绝不会甘心。

冯仪芳对陆焉识的喜欢,进一步不敢,退一步不甘,所以她掏心掏肺对他好,也希望陆焉识对她好,有什么事都要先想着她。

但是冯婉喻也十分爱陆焉识,她的爱深沉又不张扬,为讨丈夫欢心她不惜冒险卖了姑母兼阿婆送的祖母绿,给他买一块白金欧米茄手表,偷偷放在他的枕头下。

姑母与侄女之间的争宠,是从陆焉识从美国回来开始的,他从美国带回来几块块衣料,就把颜色亮的给了婉喻,颜色暗的给了冯仪芳,她顿时就不高兴了,因为她也还很年轻,婉喻就把亮色的衣料让出来,做成了四件马甲,结果她姑母还是落下了心结。

他们三个人出门坐车,也是婉喻坐司机旁边,陆焉识陪继母坐后面,哄她开心,任她撒娇。

焉识知道他此刻的身份是多重的,是继子、侄女婿,最重要的,是这个孤寡女人唯一的男性伴侣。他不在乎恩娘那一眼多么媚,多么抹杀辈份甚至体统。

婉喻在姑妈的争宠中比较弱势,小媳妇的可怜样反而让陆焉识同情起来,他开始私下照顾婉喻,他弄了两张梅兰芳的票跟婉悄悄溜出去看戏,结果被不明所以的司机告诉了冯仪芳,然后她又是离家出走又是哭诉,所以陆焉识不得不又重新陪她去看一次同样的戏。

陆焉识要带婉喻去玩,以携夫人参加会议为由,冯仪芳也吵着要跟去,哪怕他说学校只出了带夫人的费用,她宁愿自己出钱也要跟去。

陆焉识的学校搬去重庆,本想带婉喻一起,但也被冯仪芳各种理由阻止。

就这样,冯仪芳事事都要跟婉喻争宠,结果倒是让陆焉识跟文静的婉喻感情偷偷好起来了。

4,多面人生。

冯仪芳在陆家,有几副不同的面孔,是下人面前的威严的女主人,是孩子们心中慈祥的奶奶,是陆焉识面前柔弱的继母,她还曾是一个年轻貌美风情万种的女人。

陆家成就了她,她也给陆家当好了家,在家里的房产要被人夺去时,她曾指望名声在外的陆焉识想到办法,但是陆焉识舍下脸来请人吃饭,他们倾家荡产准备的家宴,竟然无一人赴约。

在陆焉识被气得吐血的时候,是她用那桌菜再宴请宾客,抵押房子送金砖贿赂,再筹钱赎回,这曲线救“房”的策略和魄力也是陆焉识所不具备的。

她在老了以后,才发现她的心头肉陆焉识是个没用场的人,护不住祖业。

“老早呢,觉得你没用场好,心底里不龌龊,人做得清爽。太有用场的人都是有点下作的。现在看看,没用场就是没用场。”恩娘说。“中国是个啥地方?做学问做三分,做人做七分。外国的人要紧的是发明这种机器发明那种机器,中国人呢,要紧的就是你跟我搞,我跟你斗。你不懂这个学问,你在中国就是个没用场的人。”

然而,她这样费尽心思保住的房子,结果陆焉识写文章讥讽霸占房产现象,又惹出新的麻烦,房子又岌岌可危,冯仪芳心力交瘁,病逝在陆家唯一留下的产业里。

她的一生除了没有得到爱人,其他想要的都得到了,呼风唤雨,丰衣足食,天伦之乐,人生总是难免有一点缺憾,所以即使这样,她也是比当时很多人都过得好的女人。

如果她当时离开陆家,凭借她惹人怜惜的模样,会讨人喜欢的小聪明,精打细算和计谋深远的心思,其实也不会过得差,或许还能得到真爱。

不管是哪种选择,她都是擅长生存的人,有一技之长傍身,也有谋略在心,该弱的时候示弱,遭到欺负的时候也不怂,所以这样的女人才活得好。

自然环境建设工程(常州)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常州市钟楼区通江南路5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