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女出轨后悔拼命求复合(妻子出轨不思悔改要离婚)
女出轨后悔拼命求复合(妻子出轨不思悔改要离婚)

第一次看《泰坦尼克号》的时候,我29岁,那时候不是在影院看的,而是在家里的用猫吱呀着拨号上网的电脑上,那时候我还在西安的一座很小的县城,我正准备和姨妈介绍的一个女孩结婚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我觉得这真的是一部美好的爱情故事,美女和帅哥,浪漫和激情并存,我看完之后,给我的准女友发了一条短信,那个三个月后我就要和我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的女人,我们异地,交往了一年多。我说:我刚看完泰坦尼克号,杰克和露丝站在船上张臂大喊:“I’m the king of the world!”,我觉得心情澎湃,你看了这部电影了吗?等有机会,我一定带你去坐船,我们也摆一个这个姿势拍照吧!

女友只是很平淡地回了一个字:好。

她的冷漠态度和我的激情满满相差甚远,我可以隔着手机屏幕感觉到她露的一抹冷淡的笑容。

我叫张东,39岁了,今天就是我39岁的生日,但就在前几天,我老婆送了我一份堵心大礼,虽然我并不是特别的意外,甚至还有一种终于发现秘密的窃喜。与戴绿帽相比,我更愿意选择明明白白地戴。我老婆叫乔伊蕊,比我小一岁,人长的不说多漂亮,但是很瘦,一打扮起来很减龄,她的大部分钱都花在打扮她自己上了,家里其余的开支都是由我来支付的。我们十年前结婚,结婚后,我就在乔伊蕊所在的城市——重庆,站稳了脚跟。

自从我得知她出轨的消息,就开始全身都不舒服,好像得了一场大病似的。今天一整天,我都没去上班,请了一天假,坐在家中从宜家买来的绿色真皮沙发上发呆,还吸着烟,一支一支的吸,烟瘾不大的我,竟然一天吸了两盒烟,手指缝里夹着的这支烟已经快要燃尽了,我在找下一支的时候,低头一看,坐着的绿色沙发刺痛了我的眼睛,什么鬼颜色?我用烟蒂狠狠地按在沙发的皮面上,按出一个黑色的洞,我又想按的时候,发现烟蒂已经灭了,然后我也清醒了,这沙发两万多,是我老婆最喜欢的一件家具,再按的话我真没法解释了。

我看着表,差不多下午五点的时候,我赶快把桌上打扫干净,把装着烟灰和烟蒂的烟灰缸倒掉,可是一扭头,沙发上的黑色烟洞那么刺眼,心里不由得心惊,我老婆生气了怎么办?五点半整,乔伊蕊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晚上有事,晚点回来。我到嘴边的话没有说出口,我很想说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,今天是我的生日!不过我什么都没说,只说,“好的,我知道了,你慢点开车。”乔伊蕊有点心惊地问,“开什么车,我不是正在公司加班呢吗?你怎么听出我开车来了!”她的语气有点慌。我说,“哦,那就是我听错了,我以为你要开车见客户,我听好像有汽车启动的声音。”乔伊蕊说,“嗯,我这会还在公司,也不排除一会去见客户,不过忙完我就回去了,你自己弄点东西先吃。就这样。”她匆匆挂了电话,好像再多等一刻,她就会露出出轨的踪迹和马脚一样。

我挂了电话,把手机微信打开,朋友圈第一条就是关于我老婆乔伊蕊的,虽然开了美颜,好像有点不像她了,但是我和她过了十年,自然一眼就看出来。图片不是乔伊蕊一个人,还有另外一个男人,这个男人搂着她的肩膀,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,配的文字是:happy,一起去吃龙虾。

这个男人叫什么我还不知道,只是加他微信的时候,看见他的微信名字叫托尼老师,那么我就暂且叫他托尼吧。我竟然输给了一个洗剪吹,也是够荒唐的,但是人生不是处处尽荒唐吗?我也不是看不起洗剪吹这个行业,但心底里还是会觉得他们和我这样一个研究生毕来的人比起来,略有些差距。托尼在“恋爱造型”美发沙龙工作,是一名美发技师,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名美发总监,具体我也不太清楚,毕竟我还没和他正面交锋。

男人原本心大,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乔伊蕊会出轨这个问题。只是,有一次和好朋友一起喝酒,闲聊起来,他们说,如果女人回家对老公很冷淡,那十有八九是出轨了。我还不服气,因为乔伊蕊对我就很冷淡,我辩解说,“你们说的不对,我看报道说,出轨的女人,因为内心中对老公有愧疚,一般回家都会对老公更好,表现得更亲密。”这么说完,被他们群嘲了一番,他们说,莫不是你老婆出轨了吧?给我急得,我骂说,“你老婆才出轨了,你们老婆都出轨了!”戴绿帽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是对一个男人尊严最大的践踏。饭局后,我却纠结起来,他们说的话一直在我脑海中萦绕,挥之不去。最近几年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乔伊蕊的手机我就打不开了,最近她回来得越来越晚,有一次我给她打手机,没接,我就打她的办公电话,也没接。回家之后我问她,“我给你打手机,你咋没接呢?”乔伊蕊说,“我在公司做报表了,没听见电话。”我说,“不对吧,你公司电话我也打了,也没人接啊。”乔伊蕊一愣,“怎么,你还知道我公司的电话呢?”我耸耸肩,“是啊,我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,一直存在手机里,平时都是打你手机,所以就没有打过座机。”这件事情过后的没几天,乔伊蕊突然跟我说,“我单位的那个电话,你以后就别打了,坏掉了。”我当时还问她怎么坏的,她也没说太清楚,这事就过去了。

乔伊蕊回家越来越晚,有好几次都是夜里十一点多给我打电话,说她在朋友家睡了,我问是谁,她有的时候说一个我认识的名字,有的时候说,“我们公司刚来不久的一个女孩,她室友今天晚上不在,自己一个人住害怕,我过来陪陪她。”想到这些,我越发的不安,总觉得乔伊蕊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

有一天突发奇想,趁着她洗澡的时候,拿过她的手机,在上面哈气,哈了一层之后,刚刚她按的那几个键子就哈不上,筛选了几个数字一试就知道了,这还得感谢乔伊蕊的不设人脸识别之恩。

然后,我就发现了她出轨的所有证据。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很多,也很露骨,用四个字形容最好不过了,就是“不堪入目”。这么多年来,我都觉得乔伊蕊是一个冷冷淡淡的人,就连我们的私生活,她也从来没有表现得过于热情,有的时候像个木头似的,动也不动。但看她的聊天记录,我好像看到了另外一个女人似的,这真的是和我生活了十年的女人聊的?她有这样热情的一面吗?

乔伊蕊和托尼,几乎每天早上都要说:早上好,我爱你。中午,晚上,也是一样。乔伊蕊还发了好多只能托尼可见的朋友圈,里面是她们亲吻的照片。当看到这些的时候,我只感觉身体缺氧,快要窒息,好在我还坚强地挺过来了,用手机快速地拍照固定证据之后,就把她的手机放回了原处。但事实是,后来这些证据照片也没有用到,都让我删掉了。

我记住了托尼的微信号,加他真的是太简单了,我在申请好友中写着:我要做头发,麻烦加我一下,托尼老师。他几乎是秒通过。我加他的号码是新申请的,头像和名字都是女性,他没有做防备。又或者,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存在,乔伊蕊和他说了没有也未可知。

没想到这个叫托尼的二十几岁男孩,经常发朋友圈,我老婆也经常在他朋友圈出境,乔伊蕊可真是为了爱情很胆大,托尼的微信里大多都是本市的女顾客,她就不怕托尼发的朋友圈被哪个熟人看见,进而把他们俩的破事传到我的耳朵里吗?

事实是,乔伊蕊确实不怕。

正在我研究沙发上这个黑洞怎么遮掩一下才能不被乔伊蕊看见,进而责怪我的时候,乔伊蕊回来了,她的目光很疲惫,她一进门就摘下平光镜,把镜子塞进眼镜盒里,放在一万多块钱买的香奈儿包里,又脱了鞋,随着她低头穿拖鞋的动作,长长的头发垂到胸前。她趿上拖鞋,走过来,一眼就看见沙发上的黑洞。她的眼睛放出光来,严厉的指着问,“怎么弄的?”我说,“今天心情不好,多吸了两根烟,不小心弄上的。”乔伊蕊没说什么,蹲下去心疼得摸着沙发,突然站起来冷笑一声,指着沙发说,“张东,你以为我傻是吗?你以为我分辨不出来这是不小心弄上的,还是故意弄的?你就是想破坏所有我喜欢的东西,进而报复我吧。”

这个我真的实冤,我确实是故意弄的,但是我可没像她想像的那样,有那么多的心机。乔伊蕊一副豁出去的样子,说,“我们离婚吧!”

我愣住了,“为什么呀?你干吗生这么大的气,我怎么了?”乔伊蕊说,“我和别人好了,你不是知道了吗?”我哑口无言,对,我是知道了,但是我以为乔伊蕊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……这么说有点拗口,但是,怎么就要离婚了?我也……没想离婚啊,我都没想离婚,你一个出轨的人离什么婚?凭什么呢?

我指着沙发说,“我把沙发弄坏了真不是有意的,我再给你买个新的还不行吗?至于生那么大的气?还离婚!”我好声好气地说。

乔伊蕊上前一步,离我只有几厘米的距离,挑衅地扬着头说,“你耳朵塞什么东西了吗?你不是知道我和别人好了?我问你,你咋不回答?啊?”

我这时候最应该做的一个动作就是挥手一巴掌,但是奈何我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不打女人,所以我只是攥了攥拳头,说,“对,我知道了。”乔伊蕊依然扬着头看着我,我大声说,“你为什么要背叛我?我哪里做错了吗?这么多年你的婚姻不幸福吗?我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吗?”乔伊蕊含泪苦笑道,“在你看来,你没做错什么,问题在于,你没有给我想要的爱情。”我叫道,“我们这叫七年之痒!过去这一段就好了。”乔伊蕊摇头,我从她的脸上看见了决绝,我害怕这种感觉,我突然拉住她的手,说,“我不计较这些,只要你还回这个家就行,你和他断了,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行吗?”乔伊蕊摇头,“你就是要破坏所有我喜欢的东西,我现在很讨厌你!”这句话说得我一头雾水。

后来我才得知,乔伊蕊和那个托尼当天原本打算开开心心地吃龙虾去的,到了饭店,还没等点餐,几个大汉把托尼拉出去,一顿暴打,之后头也回的走了,乔伊蕊连报警都来不及,总共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托尼被打得头破血流,还吃什么龙虾呢?乔伊蕊把托尼送到医院包扎后就回家和我摊牌了,她觉得是我找人把托尼打了。任凭我说什么也没有用。

我们有一个五岁的女儿,经常由我父母帮我带着,我和乔伊蕊工作都忙,父母帮我们分担一下,所以我们家烟火气也不重,乔伊蕊一年中做不了几次饭。我们谈离婚协议的时候,她要了房子,车子,只是不要孩子,我带着孩子净身出户,而且她不负担孩子以后的学习生活费用。乔伊蕊说,她为了给我生孩子,身材都不好了,还因为剖腹产,在肚子留下了一条疤,所以她得多分些东西。这简直不是多分好吗,是全部!不过,在此时,我还是希望她能回心转意,所以她要什么,我都给她了。组建一个家庭不容易,哪个男人想离婚呢?何况虽然她不怎么管孩子,我也不希望孩子没有母亲。在这些事情上比起来,出轨的罪状都减轻了好多。

但是没用,我们僵持了一段时间,还是被她逼着去了民政局,我也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,拿到了离婚证。有一天回家,我见我的东西都堆在门口,我拿钥匙开门,门已经打不开了,乔伊蕊换掉了锁!真是一个狠毒到极点的女人,我想,我永远不会这么绝情。

我用力敲门,我知道乔伊蕊就在家里,但是她不开门,我在门口待了很久,最后,我联系了搬家公司把自己的东西都拉走了。当搬家师傅最后一趟把我的东西全都拿走的时候,我站在门外给乔伊蕊发了一条短信,我说,泰坦尼克号重映了,你陪我去看一次吧,算是最后的告别。

短信很快就发来了,足以看出我的祈求甚至没有过乔伊蕊的脑子。很短,也很刺心:不。

连个“去”字,她都懒得打。

我把搬出来的东西安置好,已经夜里很晚了,我孤单地走出门,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心里想着,还好,我还有一处房产,就是离市区远点。我又想,乔伊蕊一直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,上学的时候就谈过好几次恋爱,和我这种恋爱小白不是一个水平的,而且,婚后我也是太宠爱她了,要什么就给什么……

我胡思乱想了很多,我最不想承认的就是我的软弱,但是我不软弱又怎么样呢?感情这种事,勉强有什么用。不过,我有一个表哥,他跟我可不是一种类型的男人,他不仅对他老婆不好,还动辄打骂,但他老婆死心塌地的和他过日子,从来也没有做出这种出轨的事。我看主要是她也不敢出轨,她要是敢,我那个哥可说不准做出什么事来。反观我,对我老婆一百个好,换来的就是这个?哎……

我一个人去看了泰坦尼克号,再看,心境倒底是不一样了,我是成熟了吗?十年前看这部电影的时候,看到的是刻骨铭心、不顾一切的爱情,十年后再看,整部片子难道不是在演一个女人的出轨?我有几次,只能痛苦地闭上眼睛,杰克和露丝有多爱,我就有多痛,我就是那个看到露丝赤裸画像的那个未婚夫,我自己都心疼我自己,干吗来看这部电影,遭这份罪!在这194分钟里,我哭了好多次,坐我旁边的女生虽然也哭了,但是根本不像我这样,何况我还是个男人,当我拿面巾纸不停擦眼泪的时候,旁边的女生则是盯着我看。

旁边的女孩好像对我有很大兴趣似的,我心想,看就看吧,反正也不认识,等电影结束,灯亮起来的时候,谁又认识谁呢。结果电影结束,灯亮起来的时候,我和旁边的女孩对视了一眼,坏了,这哪是陌生人?是我们公司的小蔡,蔡晶晶!她指着我,笑说,“东哥,真没发现,你这么感性的一个人,真好玩……”我无言以对。

我的第一春是从泰坦尼克号开始,第二春也是。我和蔡晶晶好了,她和我前妻不是一类人,活泼单纯的一个女孩,后来,我们结婚了,她和我是初婚。以前,我和我前妻一起生活的时候,整日都是死气沉沉的,没有什么生机,但我和小蔡的生活就不是,我们一起养了只金毛狗,还养了一只猫。小蔡和我女儿相处得也挺好,还把女儿接到我们家里,小蔡说,孩子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,不好。

消失了差不多二年的乔伊蕊,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我,说想女儿了,要见女儿。对于这个要求,我自然不能拒绝,我让她来家里接女儿,乔伊蕊来的时候,小蔡也在,小蔡热情的给乔伊蕊打招呼,但乔伊蕊只是剜了她一眼,一如既往的高傲姿态。我拍了拍小蔡的背,小蔡表示没关系。女儿不跟乔伊蕊走,说乔伊蕊不是她的妈妈,她妈妈是小蔡,把乔伊蕊弄得很下不来台。小蔡见状,就说有事躲出去了,女儿进房间玩去了,客厅里只剩下我和乔伊蕊。

乔伊蕊说,“你行呀,东子,把咱俩的仇恨带到下一代吧?不是你教育,她能不认我这个妈?”我笑着说,“你想多了,我对你还真没有什么仇恨了,我也从来没有把咱俩的事和女儿说太多,她还小,承受不了大人之间的爱恨情仇。她不认你也不奇怪,因为……你也没怎么照顾她呀,有什么感情呢?”

乔伊蕊坐在沙发上,二郎腿一翘,扬起脸说,“我知道当年你还爱我,不想离婚,是我逼你的,算起来是我太狠,是我不对,为了女儿,我看咱们还是复婚吧。”

我一听,震惊得下巴快要掉下来了,哪里来的自信呢这是?我说,“你的托尼呢?”乔伊蕊冷哼一声,“早分了,我后来才知道,在饭店打他的那几个大汉,不是你找来的,他在外面勾引的还有别的女人,人家老公找人打的。我一听说,就和他分手了。我也单身一年多了,就是碍着面子,没来找你。”我点点头,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,这回我家的沙发不是绿色的,是白色的。

乔伊蕊说,“这套沙发我在宜家也看见过,有绿色的怎么不买?绿色是春天的颜色,多生机盎然,这白色丑死了,一看你后娶的这女人眼光就不怎么样。”我点点头。

乔伊蕊又说了半天的话,自顾自地,她突然问我,“你怎么不说话呢?”我说,“我没有什么好说的,就看你什么时候说完,这不,小蔡给我发微信,她在一家超市等我和我女儿呢,但是打断你,也不太礼貌不是?”乔伊蕊急道,“我都回头了,你还在这端着呢?”

我没有回答,只是真诚地笑了笑说,“其实这两年,我越来越在心里感谢你。”

乔伊蕊问,“感谢我什么?”

我说,“这还不好猜到吗?当然是感谢你和我离婚啊。至于回头嘛……下辈子也不会回头了。”

自然环境建设工程(常州)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常州市钟楼区通江南路58号